導航
北京易景道景觀設計工程有限公司是由幾家大型國有園林設計施工企業合資合作,在北京注冊的專業景觀規劃和設計企業。公司擁有園林設計乙級資質,高、中級職稱的設計師60余人。

更多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國際景觀設計師聯盟東區會議:定位景觀設
       前不久,在悉尼舉行的國際景觀設計師聯盟(IFLA)東區會議中,各位代表的發言給我們提了個醒:我們不僅要加強對世界范圍內日益多樣的景觀實踐的關注,還要加深自己對于環境的理解(城市人口、農村人口對于環境的理解是不同的,不同區域、不同國家對于環境的理解也是不一樣的)。

       我們現在所能想到的最有意思的問題就是:環境是如何塑造我們的稟性以及生活方式的?我們又是怎樣適應、回應環境的?早些年在澳大利亞,殖民者們為了讓住宅在適應當地氣候特點的同時又保持住殖民時代建筑的獨特風格以及親切感(對于殖民者而言),他們采用了在喬治亞式的建筑中加入走廊的方式,他們喜歡讓環境適應自己的需要。現在我們拆掉了走廊,安裝上了空調,這表示現在我們還是喜歡讓環境適應我們自己的需要。

       我們繼續依仗高科技扮演著無所不能的角色,我們繼續樂于讓環境適應我們的需要。我們的行為應該是對我們的環境的回應,但是包括經濟利益在內的各種壓力和動機驅使我們對環境做出了過于草率的回應。經濟動機很少欣賞“慢工出細活”,經濟動機欣賞的是:在最短的時間內獲得最大的回報。

       雖然環境的變化是緩慢的、不明顯的,但是對環境了解得越多,我們就越能感受到環境對于我們行為的約束力和影響力。我們民族身份的確立以及國家意識的形成都與環境息息相關,從這個方面來理解環境對于我們的影響再好不過了。

       會議中有關新西蘭項目的例子都是從新西蘭那塊土地里長出來的,這就是說你一看到這些例子就可以聯想到新西蘭,因為這些項目浸透著對于新西蘭的環境、新西蘭的人民,以及造就他們民族稟性的種種元素的深刻理解和認同。會中提到的有關澳大利亞的項目,也是建立在對本國環境以及社會特征的深度了解基礎上的。項目大小不一,但是所有國家的優秀項目都很好地體現了對于人和環境的理解。

       森林破壞、漁業減產、水資源不足、空氣污染,以及由此而致的文化身份的喪失等危機——不僅是澳大利亞景觀設計師所要面對的挑戰,也是中國以及東南亞景觀設計師當前所要面對的主要挑戰。如何為傳統花園設計以及傳統農業景觀管理融入專注于環境、文化回應的時代元素也是我們需要考慮的問題。

       一位演講人在大會中談到:“過去20年里,中國很多城市的GDP增長率都高得驚人,但是每年由于環境和生態退化所造成的損失也高達7﹪-20﹪,這相當于、甚至高于每年的GDP增長率”。

       相應的,我們還面臨著文化身份喪失的問題。“身份的危機在城市設計中尤為明顯。當一位法國設計師為了實現他自己的夢想而將他的杰作(中國國家大劇院)移植到中國首都的腹地的時候,或者是當巨大的、功能紊亂的中央電視臺新大樓的修建只是為了“創造迷惑的力量”(daniel Bumham)的時候,作為設計師我們必須捫心自問:我們到底想向世界呈現什么”。

       就像大會里面講到的,比起傳統景觀,現在的景觀項目規模都很大,項目所服務的人群也不一樣了。在景觀設計師手中演繹出來的優秀景觀,不僅體現了環境意識,還體現了精神蘊涵。“景觀基礎設施是一個融會貫通了各種過程的界面,在這個界面上,自然、人、神復歸統一。景觀基礎設施是一個有效的景觀安全格局,這個安全格局不僅保護著我們的生態環境完整性,還保護著我們的文化身份,并為人們的精神需要提供著保障。”

       目前,國際景觀設計師聯盟(IFLA)加強了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遺產中心( WHC)、聯合國人居署(UN Habitat)、 國際建筑師協會(UIA)、國際城市與區域規劃師學會(ISoCARP )等政府機構和民間組織的合作,共同支持解決有關全球環境與文化的問題。

        IFLA目前的工作就是通過“對話”與“教育”這兩個主要工具展開的。現在在澳大利亞,景觀設計師已經得到了廣泛的認同。而僅僅在40年前,澳大利亞還沒有一個教授景觀設計的學校、沒有一本有關景觀的書,景觀設計不僅沒有得到政府的認可,也沒有得到任何政策、項目的支持,可以說,當時想要定義我們的學科可謂是舉步維艱。

       目前在中國,只有很少的教授景觀設計的學校,但是現在到了景觀設計學扮演主要角色的時候了。“中國現在正處于重塑城鄉景觀的關鍵時刻。城市化、全球化以及唯物質主義把景觀設計推到了應對挑戰的前沿,這些挑戰包括:尋找解決能源與環境危機的方法,重拾文化身份,重建精神與土地的聯系。

       景觀設計學之所以能夠在處理這些世界性挑戰中扮演重要角色,是因為景觀設計學是協調發生在景觀上的一切問題的最為可行的界面——在景觀這個界面上各種自然的、生態的過程,文化的、歷史的過程,以及精神的過程都協調了起來。”

      不管是在景觀的發現過程中,還是在景觀的再發現過程中,景觀設計學都是屬于未來的學科。景觀是協調、融會各種自然的、文化的、精神的過程的界面。像IFLA這樣具有代表性的景觀設計師協會,不僅有義務提醒景觀設計師對于本地以及全球的責任,還應該促進景觀設計師的協同合作。
版權所有   北京易景道景觀設計工程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普諾德網絡
京ICP備07012787號